READ IN ENGLISH

從在家工作在18世紀中葉是一種普遍現象,到因宗教原因將工作日減至五天,克蘭菲爾德大學人力資源管理講師Mengyi Xu博士與Arina Sofiah分享工作週的演變。

大家知道嗎?18世紀中葉的手工業者一般是在家工作的,他們在自己家的廚房或臥室縫製衣服、造鞋或火柴盒。事實上,直至第一次工業革命(發生在18世紀中葉至1830年代左右)後,英國等地的工人才開始在工廠工作。

因此Mengyi Xu博士表示,在家工作並非一個新概念,而更有趣的是,傳統的工作週並不是五天,而是六天!

到底我們是如何從工廠出現前的在家工作模式、發展到今天的常規五天工作週、混合工作模式、甚至開始探索全面轉為四天工作週?Xu博士與我們分享箇中的演變。

工廠上班模式出現時,星期日被定為工人的假期,這主要是出於宗教原因。因此六天工作週在當時很普遍,直到20世紀初。

轉眼經年,新英格蘭的一家棉紡廠成為美國首家發起五天工作週的工廠,原因有二。

Xu博士解釋指第一個原因是生產力。 「工廠老闆發現,工人在星期日放假之後,星期一上班時顯得沒精打采,缺乏工作動力,而且希望獲得更多休假。隨後來自人際關係學校等的研究顯示,給予工人休息和休假可提高他們的生產力。科技進步亦令人可在較短時間內完成所需工作,因此一些工廠工人決定將星期六定為休息日或假期。」

第二是出於宗教原因。Xu博士表示:「由於猶太工人在星期六要守安息日,星期六放假對他們來說是一種支持,而其他行業亦逐漸引入五天工作週。」

至於反應如何,Xu博士肯定,每次變革剛開始時無疑都會遇到阻力,這次也不例外。減少工作日和工作時間意味著工人的工資減少,因此有些工人不同意這個做法。另一方面,當時的人沒有太多消費和娛樂,因此大部分生活都是在工作和賺錢,以滿足他們的經濟需求。

這種僵持局面一直維持到許多行業和工廠普遍實行五天工作週。Xu博士特別提到傳奇汽車製造商亨利·福特(Henry Ford),他在1926年開始讓員工在星期六和星期日休息,並規定每週工作40小時,讓員工可運用休息時間購買消費品,並與家人共享天倫。Xu博士指這些活動令現金不斷流轉,對經濟發展產生重大影響。尤其是美國在1920至1930年代經歷了經濟大蕭條,約五分之一的人口失業,因此1932年正式實行五天工作週對填補失業造成的重大損失尤為重要。

而一些遭受二戰之苦的新興和發展中國家,直到1990年代才制定五天工作制。Xu博士以中國為例,中國於1994年宣布實行五天工作週,以紓緩城市地區的交通、為大量失業人士提供就業機會、以及讓員工有更多休息時間。

經歷種種發展來到今天,工作規範將繼續演變。那麼四天工作週會否成為更多國家/僱主採取的做法?

對此不抱期望的Xu博士承認這需要時間,「甚至乎是不可能」。

她解釋:「過去五年關於工時規定的爭論不斷。」她接著分享「偽裝」四天工作週的例子,員工要在四天工作日工作滿40小時,她指出:「四天工作週不是將工作時間表壓縮,而是要減少工時,即從五天工作40小時減至四天工作32小時。」

儘管如此,Xu博士注意到有些公司和國家正試行這一做法,並為僱主和僱員帶來正面的成果。其中一個例子是冰島,多達2,500名冰島員工參與為期約五年的「四天工作週」實驗,員工工時縮短但獲得同樣工資,各方面的幸福感指數亦見改善,包括感知到的壓力和倦怠、以至健康和工作與生活平衡。

實行四天工作週所需條件

Xu博士表示,實行四天工作週需要職場「徹底改變」。「企業需分析當前的組織架構、能力、文化、績效機制、獎勵制度是否合適,需要進行全面的變革,並堅定落實執行。」

她補充說:「四天工作週不僅是改變一種做法,而是需要改變組織架構。」

但Xu博士提醒,四天工作週並非「解決職場問題的靈丹妙藥」。

「如果職場已充斥有毒文化,員工紛紛離職、工作投入度低、不滿情緒高,那麼實行四天工作週並非一個解決方案。」

「減少工時不能真正淨化工作環境,最重要是了解員工想要什麼。員工是否願意從五天轉為四天工作制而不會覺得對事業有負面影響?有意見指即使僱主提供這樣的福利來吸引和留住員工,員工也不樂意接受。」

她指原因在於「非常強烈的職場理想員工形象」,許多員工認為工作時間越長越努力,得到的回報便越多,例如更好的職業發展、升職加薪等。「即使工時減少,並表現出對工作的熱誠和奉獻,但職場上仍有許多競爭,有些員工會更努力、工作更長時間以爭取更多回報,這種組織文化中的『理想員工』形象使實行四天工作制更困難。」

整體而言,考慮到這一變革背後的複雜性,Xu博士認為短期內不可能實行四天工作制。但從長遠來看,只要制定正式的規則,加上建立以人為本的文化體制,就有可能實行。也就是說,能否實行將取決於行業、部門和業務性質,例如醫院、機場或其他服務部門,客戶期望每星期7天、每天24小時得到服務,因此實行四天工作制這種安排尤其困難

在滿足工作需求與縮短工時之間取得平衡

如何在滿足工作需求與縮短工時之間取得平衡,是困擾許多人的問題。Xu博士強調,採取更全面完善的做法有助僱主和僱員在兩者之間取得平衡。她引用1920年代美國心理學家弗里德里克·赫茨伯格(Frederick Hertzberg)提出的一個信念:如想員工為您做好工作,就要為他們提供好的工作。這個信念經常獲管理機構引用並適用於當前情況。「即使在縮短工作週之前,良好的工作設計也非常重要。企業應採取員工友好的方式來應對這個轉變,例如僱主可採取靈活做法,讓員工自行選擇一星期的休息時間,員工可按自己的個人需求選擇星期一、星期二或任何一日放假。」

或者可選定相同的休息日,以確保員工在四天上班日內完成大部分工作。總括而言,實施任何新工時安排前諮詢員工很重要,Xu博士鼓勵僱主在進行必要分析前就變革設定一個明確的目標,亦要致力培養挑戰「理想員工」形象的職場文化,確保員工在週末以外能夠安心休息一天,不必擔心他們的事業會受到負面影響。

目前盛行一種工作環境,稱為「R-O-W-E(Result Oriented Work Environment)」,即結果主導工作環境,員工毋需在意自己的工時長短和工作時間,只需按成品和結果來評估工作績效。Xu博士建議,如果可行且合適,僱主可考慮為員工建立這種環境,將結果與獎勵制度掛鉤,令員工保持對工作的投入和動力。

最重要的是,沒有領袖,任何組織變革都無法向前推進,而部門經理擔當著重要的角色。這些持份者應接受培訓,使其具備能力和同理心。他們不僅要具備情商和必要的軟技能,亦要在調整工作量和安排工作時間時考慮員工的發展和個人需求。

工作週的未來發展會是怎樣?

展望未來,考慮到這些因素,Xu博士認為四天工作制會是一個可行且值得期待的選項。尤其科技的進步將使企業能夠如常運作,同時為員工提供有意義的職業生涯和更好的工作與生活平衡。Xu博士解釋:「人手工夫和繁重工作已由人工智能或機器人代勞,有些人擔心會失業,這是可以理解的。大眾需要提升自己的技能,並且會有新的職位出現,不過距離這樣的發展仍有一段時間。」

許多亞洲地區的工作文化受到儒家思想影響,強調對工作的奉獻和刻苦耐勞的道德觀念。雖然對工作與生活平衡的期望和禪宗主義的推崇與日俱增,尤其是Z世代,但Xu博士認為根深蒂固的觀念使亞洲難以改變傳統的工作文化。「中國盛行的『內卷』現象就像一場激烈的競賽,這個現象將持續一段時間。即使四天工作制成為正式規範,但我擔心其成效和效益。」

Xu博士指出,許多亞洲僱員在週末期間仍然工作,無法充分享受整個週末。她列舉中國常見的「9-9-6」工作模式,員工從早上9時工作至晚上9時,每週工作6天,總共工作72個小時。因此,據Xu博士在中國進行的工作與生活平衡研究發現,即使是工作五天休息兩天,員工也無法享受週末。她擔心四天工作制最終會否變成一種象徵主義,員工仍堅持工作爭取表現,以獲得更好的獎勵和薪酬。

為提供一個全面的視角,Xu博士分享其生活中的一件軼事。她有兩位擔任行政總裁的朋友,兩人均參與英國從2月展開的四天工作週試點計劃,她聽到他們對這個做法的相反論點。實行四天工作週後,其中一位行政總裁心裡感到很不安,因為他們無法確定員工在四天工作日期間有否盡力工作。每星期有工作未完成,他會覺得他們原本可在星期五完成。由於正處於過渡階段,他們仍對每週工作40小時和可承擔的工作量抱有很高期望。由於他們無法衡量首數月實行四天工作週的短期成效,他覺得不太安心。這凸顯僱主與僱員之間的信任很重要。

另一方面,另一位行政總裁特別喜歡四天工作週。他看到員工休息三天後,上班時更快樂、更有效率和精神。根據帕金森定理(Parkinson’s Law):「工作量會一直增加,直到所有可用時間都被填充為止」,第二位行政總裁指出,四天工作的做法與它背道而馳。

Xu博士分享的兩方面論點真實地反映出對四天工作制的不同意見,有些人贊成,但許多人抱有猶豫。


本文節錄首載於《Human Resources Online》東南亞區第1季度電子雜誌。按此瀏覽電子雜誌,閱讀豐富的專題文章,以及來自新加坡、印尼、泰國、菲律賓、美國等地領袖的專訪!

hrsg q1 2022 ofc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