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IN ENGLISH 

香港現為全球外派僱員生活費用最高城市的第六位,較去年的第四位有所下跌。香港在東亞地區保持了第一位。

香港全球排名輕微下跌,落後於瑞士的巴塞爾和伯爾尼,不再位列最昂貴的城市前五名。

ECA International亞洲區域總監關禮廉表示:「雖然2019年期間香港社會政治動盪,再加上新冠肺炎疫情,對部分僱員的來港意願造成影響,但總體來看,縱然不穩定的因素尚存,香港的排名卻僅輕微下跌。雖然伯爾尼和巴塞爾的排名超過香港,但香港仍然是外派僱員生活費用最高的地方之一。本港的生活費亦明顯高於亞洲其他熱門的外派僱員聚居城市,例如東京和新加坡。」

對於聘請外派人員的意欲,關禮廉向Human Resources說:「鑒於種種經濟原因,人力資源人員一向偏向聘請本地人才,我們並沒有看見公司近期增加聘請外派人員。」

回應近日港區國安法,關禮廉表示國安法的引入不代表香港公司會減少聘請或調動外派人員,以中國內地為例,儘管其法律系統與西方不一樣,不少公司仍然聘請外派人員。

 亞洲區

今年,所有中國內地城市在生活費用排行榜上的名次均有所下降,其中北京和上海各下降9位,分別位列第24位和第19位。關禮廉表示:「跡象顯示中國經濟增長趨於放緩,人民幣表現亦較為疲軟,導致中國內地城市的名次全線下跌。毫無疑問,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爆發是其中一個主因。但我們也應著眼在此之前,人民幣的表現亦已欠佳,而疫情令其進一步轉弱。」

疫情亦為韓國城市的排名帶來衝擊,首爾的全球排名由第8位下降到第17位,釜山則完全跌出前20名。「韓國城市生活費用的變化主要歸因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爆發,以及進行調查時韓國疫情狀況仍不甚明朗。韓國迅速封鎖,再加上2月底時韓國城市的高感染率,導致市場對韓國抗疫成功的信心有所動搖,從而令於居住在韓國的外派僱員生活費用降低。」相反,新加坡的排名卻一直保持穩定,僅下降了兩位至第14位。
關禮廉表示:「今年,由於有兩個日本城市的排名略高於新加坡,導致其名次下調。儘管其排名略有下降,但對於外派僱員來說,新加坡仍然是一個昂貴的駐地。近年來,新加坡元一直保持堅挺,就亞洲最昂貴的外派城市而言,新加坡僅次於香港和日本城市。」

泰國和越南城市的排名繼續上升,曼谷在五年內上升了64位,河內同期亦上升了25位。關禮廉表示:「近年來,泰國經濟的持續增長,吸引海外企業投資,帶動泰國的名次穩步上升。這意味著泰銖已經大幅升值,對於外派僱員和遊客來說,其生活費用亦隨之上升。 然而,這一趨勢在過去的一年中有所放緩,部分原因是政府為保持泰銖競爭力而試圖降低泰銖匯率。」


graph 2 chigraph 2 c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