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IN ENGLISH

報酬方面,擁有稀缺或專業技能的僱員更大可能要求加薪或升職。

根據羅兵咸永道的《全球勞動力希望與恐懼》報告顯示,五分之一的受訪僱員「極大可能或非常有可能」在未來12個月內另謀高就。

在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印尼和香港等44個受訪市場中,以下組別的員工出現較明顯的離職傾向:

  • 逾四分之一 (27%) 的Z世代(18至25歲)員工;
  • 逾兩成(23%)的千禧世代(26至41歲)員工;
  • 近兩成(15%)的X世代(42至57歲)員工;以及
  • 不到一成(9%)的嬰兒潮世代(58至76歲)員工。

數據顯示,僱員希望在工作上獲得更多報酬、意義、信心和自主權。分析師指,這四大元素涵蓋諸如「我的工作獲得相稱的經濟回報」、「能夠在工作中做真正的自己」、「超越對我工作表現的期望」、以及自行決定「工作時間和地點」等因素。

例如關於「工作時間和地點」,分析師發現逾半(54%)僱員能夠遙距辦公,逾四成(45%)則不可以。

至於能夠遙距辦公的僱員,一些人(63%)較喜歡面對面與遙距辦公混合的安排,並希望其僱主在「接下來至少12個月內」提供這種混合工作安排。值得注意的是,仍有少數僱員較喜歡完全遙距辦公(26%)和完全面對面工作(11%)。

至於「獲得相稱的經濟回報」方面,報告發現超過三分之一(35%)的受訪僱員計劃在來年要求加薪。此外,科技行業面對的加薪壓力「最高」(44%),壓力「最低」的是公營機構(25%)。

根據上述結果與性別人口統計數據作比較,逾三成(31%)的女性僱員不太可能要求加薪,近四成(38%)的女性僱員覺得沒有獲得相稱的經濟回報。

不太可能要求加薪的男性僱員比例近四成(38%),近半(45%)男性僱員同樣覺得沒有獲得相稱的經濟回報。

技能與薪酬

該報告指,整體而言,擁有市場上稀缺技能的受訪僱員(29%),覺得「更有本錢」要求加薪或升職,並「更大可能採取行動」。擁有專業技能的受訪僱員(49%)也有相同感覺。

值得注意的是,因擁有技能而覺得擁有主導權的僱員,會在工作上感到更大成就感,並覺得工作有「意義」。

延伸閱讀:亞太區僱主可通過以下五方面更好地了解僱員


圖片來源/羅兵咸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