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IN ENGLISH

本文由AlixPartners董事總經理Ted Bililies撰寫

閃閃發亮的白色Maybach穿越曼哈頓,車上坐著身高6尺5寸、傲慢而富有魅力的行政總裁,他掃視擦身而過的城市風光,彷如皇室成員般默許人群對其的崇拜。大麻和Don Julio龍舌蘭酒的味道跟隨Adam Neumann登上其價值6,000萬元的灣流G650私人飛機,以慶祝軟銀行政總裁孫正義向他的公司注資44億元。

Neumann對人有如此強大的吸引力,據報指孫正義在WeWork總部繞了僅12分鐘便作出投資決定。對於一家曾價值470億元的公司來說,那一刻既標誌著WeWork崛起的頂峰,也是其急劇衰落的開始。對現時眾所周知已下台的WeWork創辦人Neumann來說,那確實是非常美好的一天。對WeWork的投資者和員工來說,那只是悲劇的開篇。

Neumann的興衰已被廣泛記載,可惜自戀型行政總裁帶領投資者踏上代價不菲的價值破壞之路並不罕見。我們正經歷疫症大流行的世紀時刻,行政總裁的領導能力備受關注,對這方面的需求也空前迫切。

潛藏陰暗面
自戀型領袖自視為獨特且非常特殊的人,他們全神貫注於無限成功的願景,以及自身在其中發揮的重要作用。這類領袖總是會誇下海口。有限的自我意識和過度的傲慢相結合,不僅對其投資者帶來致命風險,這種性格的行政總裁也極少會虛心學習。

他們無時無刻的特權感和自我膨脹,加上不願道歉或承認錯誤,可能會導致不良業務選擇,例如為進行收購過度開支或推動不符合審慎商業原則的併購交易。

但背後真正造成傷害的是在同事和員工方面,自戀者能夠打動人對他們及其理想的未來願景深信不疑。

這往往導致兩個陣營形成:那些對其承諾表示懷疑並可能會離開的人,以及那些在任何情況下都絕對跟隨其步伐的人。通常這兩個陣營的人才質素也有很大差異,頂尖人才會離開,而較弱的人才會留下。

能夠構建令人信服的願景的傲慢領袖並非什麼新鮮事,全球企業都滿佈他們的蹤影。這些高級領袖之所以危險,並且為投資者帶來資金風險,在於其擁有眾多難以即時察覺、事後才會發現的特徵,包括對他人極度缺乏同情心、迫切需要近乎不斷的讚美、以及無法接受壞消息。

最後這項 特徵迅速導致唯命是從的團隊、破壞公開對話、並抹殺誠實交流觀點的可能。

自戀型行政總裁無法吸引頂尖人才,因為最優秀的人才需要尊重和自由。事實上,這些自戀型行政總裁和創辦人會進一步削弱企業創造價值的能力,因為圍繞他們發展的文化通常類似於邪教,而不是健康高效的組織。

別被自以為是的領袖蒙騙
自戀型領袖會抓住人們的注意力,令人相信正在推銷的東西和那些不經意展開錯誤策略的人,導致企業每年因此損失數以百萬的價值。但您不必上鉤,投資者、董事會和其他高層管理人員可以通過以下幾種方式防範這種欺騙:

  • 與前下屬交談。向前員工、同事和行政總裁詢問候選人是否能夠承認和接受錯誤並從中學習,以及對他人是否真誠和具有同情心。
  • 不要跳過招聘前外部評估。真正自信的領袖不會害怕招聘前評估,事實上他們對此表示歡迎。自視過高、內心缺乏安全感、或過於傲慢的領袖會對這種做法反感。聘請經驗豐富且訓練有素的評估專家來進行非常徹底的評估,以便更清晰地了解候選人。
  • 高度警惕不道德行為。自戀者真心認為規則對他們不適用,因此一旦發現不當行為,便要迅速採取行動。一旦出現不道德(或更糟的是非法)的舉動,可考慮解僱或至少進行徹底的調查。
  • 不要讓他們控制話語權。舉行跨級別會議、與不同級別的管理層保持聯繫、確保對所有高級管理人員進行360度的審核、並授權一位高度獨立的首席人力資源官。一流的行政總裁會歡迎這類舉動,有事隱瞞的會感到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