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IN ENGLISH

很多小說家都是孤獨的人。在家工作對他們的好處之一是可以自己掌控工作日程,當中許多人已訂立有效的策略,以盡量提升在家工作的效率。

過去和現今的一些世界知名偉大小說家分享以下心得,助您高效而健康​​地輕易適應在家工作。

先做困難的事情
曾撰寫《永别了,武器》( A Farewell to Arms )和《老人與海》( The Old Man and the Sea)等經典作品的諾貝爾獎得獎者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除了以寫作和酗酒聞名外,還有一個相當堅持的日常流程,就是每天早上6時開始寫作。

他向文學雜誌巴黎評論《Paris Review》表示:「當我寫書或寫故事時,我盡可能在每天第一縷晨光出現前開始寫,沒有人打擾,開始工作時感到清涼或寒冷,寫作時感到和暖。」

如果是在家工作,最好儘早由當天最重要的任務做起,例如需要完成的演示文稿。如果有其他要負責的家務,例如要忙碌照顧一群小孩,有些事將無法控制,但早上會是最清閒的時候。

一旦完成最花心思的任務後,可以轉做較簡單輕鬆的工作。

鎖定常規流程並堅持執行
得心應手的作家都會安排規律的日程,每天同一時間起床,設定字數目標(占士邦小說作者Ian Fleming每天寫500字),定時關閉手提電腦,預留時間做運動和獎勵自己。

甚至連互動都可以設定時間。《沉靜的美國人》(The Quiet American)作者Graham Greene在《愛情的盡頭》(The End of the Affair)中寫道:「年輕的時候,即使談戀愛也不能改變我的日程。必須在午飯後才開始談戀愛。」

《第五號屠宰場》(Slaughterhouse-Five)作者Kurt Vonnegut在寫給妻子的一封信中概述了他的日常流程,「我早上5時半起床,寫作至8時,在家吃早餐,再寫作至10時,然後走過幾個街口到鎮上,辦些事情,再到附近的泳池游泳半小時,11時45分回家,中午時分吃午餐。下午做學校的工作,要不教書,要不做準備。」

下午5時半他喝一杯威士忌,晚上10時睡覺。

每天運動
《挪威的森林》(Norwegian Wood)作者、日本小說家村上春樹通過嚴格的鍛煉方式來克服作家的局限性。

村上春樹在2004年的一次採訪中說:「我寫小說期間,會早上4時起床工作,寫作5至6個小時。下午跑10公里或游泳1,500米(或兩樣都做),然後看書、聽音樂,晚上9時睡覺。我每天都按照這個日程,不會改變。」

雖然這種強硬的方式未必適合每個人,但一定程度的日常運動對保持身心健康相當重要。

互聯網是敵人
沒有互聯網,保持社交距離將變得更困難。但要保持工作效率,就要遠離社交媒體,避免與朋友聊天,將自己「隔離」。

《白牙》(White Teeth)作者、小說家Zadie Smith沒有智能手機,而《糾正》(The Corrections)作者Jonathan Franzen在一間沒有Wi-Fi的房間裡寫作,並封上電腦連接埠,以免受網絡引誘。

Smith在Woman of the Hour貼文說:「如果我可以控制自己上網,不會花4個半小時在Google瀏覽Beyoncé,那將不是問題。但這正是我會做的。這不是某種道德高地,而是我很想寫作,我只是要將它完成,其他都不重要。」

甚至有推文說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是在瘟疫隔離時寫成《李爾王》(King Lear),證明只要明智地利用時間,就能完成很多工作,至少可以更快地完成日常工作,這樣便可以重新閱讀自己喜歡的作家作品。有人喜歡《李爾王》嗎?

本文部分首載於《衛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