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IN ENGLISH

整體而言,三分之一的受訪者主要擔心當地經濟需要長時間才能復甦(33%)。

宏利最近一項調查發現,儘管亞洲各地不斷調整政策和做法,冀與新冠病毒共存,但民眾仍對健康和財政狀況有許多憂慮

事實上,8,000名區內受訪者中,超過三分之二的人承認在過去六個月曾出現精神健康問題徵狀,包括失眠、難以集中精神、過度擔憂和情緒波動。

此外,在所有受訪市場中,抑鬱是排名第四的健康憂慮,佔25%,緊隨其後的是焦慮和怠倦,分別佔18%和14%。

整體而言,三分之一的受訪者表示,對新冠疫情的主要擔心是當地經濟需要長時間才能復甦(33%),其次是:

  • 精神健康狀況惡化(18%);
  • 高昂的醫療開支(17%);
  • 以及缺乏保障自己和家人的保險(15%)。

該調查進一步發現,現時較迫切需要提升民眾對新冠肺炎一些問題的了解和認識。值得注意的是,整個亞洲對「長新冠」的熟悉度極低,僅35%的受訪者對此有所認識,但希望了解更多的人數比例很高,達94%。

財政影響

整個地區繼續感受到疫情所造成的財政影響,揭露了區內民眾在儲蓄模式和長遠理財規劃方面的差異。四成(43%)的亞洲受訪者表示,自疫情爆發以來已增加儲蓄,但六成(64%)的受訪者表示,如果他們失業,其儲蓄只能維持一年或更短時間的生活。

更令人擔憂的是,近半(44%)受訪者表示,新冠疫情導致他們的月收入減少。有趣的是,近兩成(18%)亞洲民眾表示除全職或兼職工作之外,亦開始自行創業。

新加坡

新加坡方面,57%的新加坡人認為疫情將會再持續一年或永遠不會結束。半數人預計,保持社交距離和戴口罩等防疫措施將至少再持續一年。

民眾普遍已接受這種情況,逾半(52%)受訪者表示準備好與新冠病毒共存。

與整體亞洲受訪者(33%)相比,新加坡人較少擔心經濟復甦時間(29%),反而較擔心失業或收入減少(19%)。新加坡人亦表示擔心精神健康狀況惡化,僅53%的人表示其精神健康狀況「良好」,高於香港(47%)和日本(43%),但低於整個地區(64%)。

雖然疫情期間新加坡人的收入較區內其他地方高,但三成(34%)的新加坡人表示收入有所下降。因此,30%的人已削減不必要或大額開支,以減輕新冠疫情的影響,並減低進一步的財務風險。另外,有兩成人選擇增加投資,一成人正計劃退休。

這種財務風險反映在新加坡人的儲蓄水平上。在失業或收入減少的情況下,只有28%的新加坡人擁有足夠維持一年以上生活的儲蓄,遠低於地區36%的平均水平。

儘管如此,41%的新加坡人表示,自疫情爆發以來,他們已成功增加儲蓄。

另一有趣發現是,越來越多新加坡人在全職或兼職工作之外,開始自行創業。這一趨勢在新加坡年輕人當中尤為突出,他們對創業的興趣似乎越來越大。例如,年齡介乎25至44的新加坡人當中,有14%的人已在全職或兼職工作之外開始創業,表明新加坡人希望掌控自己的健康和財務狀況。

至於新加坡人的健康方面,工作是導致新加坡人怠倦的主因,佔46%,是整個地區的兩倍(23%),但只有一半新加坡人(52%)願意尋求專業精神健康建議。

許多新加坡人亦通過做運動來減壓,與日本(51%)、中國內地(55%)和香港(56%)相比,較多新加坡人(66%)認為做運動有助改善精神健康。

馬來西亞

有68%的馬來西亞受訪者接受與新冠病毒共存。該調查亦同樣顯示,工作是導致馬來西亞人怠倦的主因之一,與照顧家庭並列。

此外,54%的馬來西亞受訪者表示願意尋求專業精神健康建議。

區內其他地方

接受與新冠病毒共存的受訪者比例:

  • 香港:59%
  • 印尼:34%
  • 越南:31%

自疫情爆發以來已增加儲蓄的受訪者比例:

  • 馬來西亞:43%
  • 香港:27%
  • 印尼:42%
  • 越南:70%

導致怠倦的主要原因:

  • 香港:個人自身健康和福祉是導致倦怠的首要原因(工作其次);
  • 印尼:個人自身健康和福祉是導致倦怠的首要原因(工作排第四);
  • 越南:個人自身健康和福祉是導致倦怠的首要原因(工作排第三)。

圖片來源/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