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Rewards Asia Summit 2024 Singapore
金融科技行業主管Diana Avila寄語女性領袖:擺脫自我懷疑並無畏無懼

金融科技行業主管Diana Avila寄語女性領袖:擺脫自我懷疑並無畏無懼

READ IN ENGLISH

Wise銀行業務與拓展部全球主管Diana Avila與《Human Resources Online》獨家分享她的經驗、願景、以及對有志在金融科技行業發展事業的女性的建議。

從哥倫比亞到倫敦,驅使Wise銀行業務與拓展部全球主管Diana Avila從法律界轉投金融業的原因在於渴望親身解決問題。

Avila回想說:「我在哥倫比亞任職律師四年,我的職責主要是向有意進入哥倫比亞市場的金融公司提供法律意見,我覺得自己距離直接建立事物很遙遠。」

Avila八年前在倫敦攻讀碩士學位期間,在匯款回哥倫比亞支付學生貸款時遇到困難,那時她正好遇上Wise。該金融科技公司的使命是「要令金錢可以無國界暢通無阻」,像在當地一樣更容易、便宜、透明、方便地流動,這使她產生了共鳴。

「我希望更貼近並直接了解這個問題,了解像Wise這樣的公司如何通過創新為客戶提供更好的產品,並為客戶制定解決方案,而非在幕後擔任顧問角色。」

從事傳統上由男性主導的行業,Avila承認有時會面對一些心理障礙。

Avila坦言:「在某些情況下,我往往是房間裡唯一的女性,因此需要幾秒鐘才能找到自己的聲音並建立信心,確實有些挑戰。」但並不代表女性不能像男性一樣大聲說話,甚至比男性更大聲。

Diana Avila接受《Human Resources Online》的Tracy Chan專訪,分享她在Wise向女性賦能的願景,以及對有志在金融科技行業發展事業的女性的建議。

問:在哥倫比亞成長和讀書,現時搬到倫敦,在這兩個國家工作/生活有什麼區別?早年在哥倫比亞的生活如何影響您在Wise的工作方式?

我在哥倫比亞擔任律師時,是百分百專注於哥倫比亞的監管環境,圍繞一個司法管轄區、一套規則和一個監管機構。在Wise工作的最大分別,是我的角色和公司的業務涵蓋全球,我需要了解20多個國家/地區的監管環境、累積經驗並比較我們在不同國家/地區所見的情況、不斷學習並運用這些知識來開拓新市場。

我不知道是否因為我在哥倫比亞長大,我們一向平易近人、很熱情、並很容易與人建立關係,或者實際上有多少是源自我母親的榜樣,她是我見過最了不起、最勇敢的女人。我認為關鍵在於能夠與任何人交談,不害怕也不害羞,並且能夠建立真實而有意義的聯繫。當要建立團隊、與行政總裁交談、或與外部監管機構或銀行交談時,如果能夠建立有意義的聯繫,解釋我們的使命、以及我們為何要解決這個問題,便能說服他們參與其中,並推動變革。

問:金融行業傳統上由男性主導,您面臨過哪些挑戰和障礙?又如何應對?

我的職責之一,是與世界各地的銀行和監管機構會面,解釋Wise的工作,並了解他們想我們如何提供協助,以繼續擴大我們在新市場的產品服務。我一開始到現在仍面臨的挑戰之一,是在某些情況下,我往往是房間裡唯一的女性,因此需要幾秒鐘才能找到自己的聲音並建立信心,確實有些挑戰。

經過多年的時間,建立信心的時間已大大縮短,現在變得更加自然,因為我明白雖然情況仍然由男性主導,但並不代表我不能像男性一樣大聲說話,甚至比男性更大聲,因為我是為了協助客戶解決問題而來。

我們非常清楚自己的使命,並因應客戶的需要進行有意義的對話,即使是唯一的女性,推動這些信念時亦毋須感到恐懼或自我懷疑。

問:Wise有何重要舉措以打造更多元化的工作場所?

Wise現時共有5,000名員工,其中49%是女性,比例幾乎是一半一半。尤其是男性主導的角色,例如在產品方面,我們多年來一直致力增加女性的比例,現時我們有超過40%的產品經理是女性。

看到Wise如此多元化,我們感到非常自豪。不僅是男女員工比例,國籍方面也如是,Wise在世界各地的辦公室擁有117個國籍的員工。我們正打造一個多元化的產品為許多不同國家解決問題,必須與世界各地的銀行和監管機構對話,因此能夠透過多元化的內部團隊推動業務十分有趣。

Wise其中一個舉措是「WiseWomenCode」。我們在早期階段支持女性接受培訓,以培養她們成為軟件開發人員的技能。我們也在倫敦和塔林實施一項計劃,讓剛入行的女性和非二元性別人士在Wise實習一星期,以了解公司的工作環境,並與技術團隊合作交付部分產品。他們得到的不僅是技術工作經驗,更能與團隊其他人合作,從而建立他們的信心。

我多年來推動的另一舉措是「Wise Women in Social」。也許因為有時是房間裡唯一的女性的原因,我明白到女性之間必須建立牢固的聯繫並互相支持,需要有一個安全的空間來討論我們的發展領域和正在面對的難題,最終與其他女性建立聯繫。我們嘗試每季度至少舉辦一次這類輕鬆的社交活動,很多時候會邀請外部講者進行問答環節,為女性提供互相交流和分享經驗的空間。

問:作為女性領袖,您希望為金融行業帶來哪些改變?

首先是產品本身。我想為金融行業帶來的主要改變,是通過新產品和創新讓每個人能夠更公平透明地理財。個人和企業現時每年跨境匯款約11萬億英鎊,並因隱藏費用每年損失約1,800億英鎊,而Wise每年為客戶節省15億英鎊的費用,因此要解決這個重大問題還有很遠的路。

另一方面在於文化,我們如何建立多元化的團隊,並推動更包容的工作文化。我當然很樂意鼓勵更多女性加入金融業。對我來說,我不僅加入行業,更能參與決策繼續推動變革。

我們為女性設有不同技術教育課程。作為一個以工程和產品為主導的組織,我們看到這些團隊向以男性為主導,因此我們正致力投資幫助和支持更多女性接受工程師培訓,並開闢不同途徑讓她們體驗在Wise工作、嘗試創建產品、以及作出決策,以不斷鼓勵她們加入金融科技行業。

問:展望未來,Wise最需要怎樣的人才和技能來拓展國際業務?

我們要解決的問題是如何幫助大眾處理國際匯款,因此我們的目標不是一兩個國家,而是要在世界各地開展業務。因此,我們需要能夠識別和了解每個市場當地特質的能力,包括不同監管要求、不同支付系統如何運作、如何在這些基礎上創建產品、以及如何將這些融入Wise正打造的產品之中。

其次,從技能的角度來看,我們期望並鼓勵員工高度自主和絕對賦權。我深信最接近問題的人是作出決策和推動變革的最佳人選。

較傳統的公司往往是由上而下驅動,一位大老闆或多個委員會非常具體地決定在每個國家或公司的每個部門需要做什麼,而Wise擁有一種賦予員工作出決策的文化。

問:對於有志在金融或金融科技行業發展事業的其他女性有何建議?

首先是找到自己真正有共鳴並相信的公司和產品,這正是我的例子。這是讓我多年來保持動力的原因,並讓我對於到目前為止在Wise所取得的成就感到自豪。

其次作為女性,有時我們可能會感到退縮或自我懷疑,不確定在某個時候是否可以說出自己的想法。將那些恐懼拋諸腦後,無畏無懼!這需要努力,有時未必能一蹴而就。我認為最重要是明確定義和制定目標,並有意識地予以實現。

第三個建議是不斷學習和發展技能。金融科技行業一切瞬息萬變,以Wise為例,我學習特定產品,並花數月時間了解A國的監管環境,但兩星期甚至兩個月後,我們已在構思另一產品或試圖拓展業務至B國。

必須具備應變能力,保持開放思維,將每一天當作是第一天,敞開心扉繼續學習和挑戰自己。

問:Wise或個人方面未來數年有何重要計劃?

Wise將繼續專注實踐我們的使命,並繼續拓展我們在亞太區的業務,我個人對此感到非常雀躍。從團隊建設的角度來看,我們將繼續吸納更多有意加入科技行業的人士,共同實踐Wise的使命。例如在新加坡,我們現時有400名員工,我們將繼續邀請更多女性工程師加入我們來壯大我們的團隊,建立更多元化的團隊有助我們為客戶帶來更佳的產品。


感謝閱讀我們的文章!如您有任何意見,歡迎隨時告訴我們 — 按此參加我們的2023年讀者調查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Follow us on Telegram and on Instagram @humanresourcesonline for all the latest HR and manpower news from around the region!

Free newsletter

Get the daily lowdown on Asia's top Human Resources stories.

We break down the big and messy topics of the day so you're updated on the most important developments in Asia's Human Resources development – for free.

subscribe now open in new wind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