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 Resources

Toggle

Article

WeWork裁員2400人 前員工不滿裁員補償不足

The first Managing Mental Health & Wellbeing in the Workplace online course will be launched in December.
Register your interest for the course at the introductory price of SGD199.

READ IN ENGLISH

共享工作空間供應商WeWork據報今年第三季度虧損12.5億美元收入,使公司陷入困境。

但登上報導的不只是有關其財困的消息,該公司於星期四(11月21日)宣佈為「使組織更有效率」,決定裁員2,400名員工,佔其員工總數的20%以下。

最近亦有報導指許多因削減成本而被裁的前員工不滿這家合作公司提供的遣散費。

首輪裁員發生在提供個人社交活動服務的供應商Meetup,該公司於2017年被WeWork收購。

11月4日,科技新聞網站Recode披露Meetup裁減25%的人手(約50名員工)。

裁員補償方案除一個月的遣散費外,還提供三個月的所謂「花園假」,即員工無須工作,但仍可領取薪金和福利。

雖然四個月的遣散費聽起來相當豐厚,但與上月離職的WeWork創辦人兼前行政總裁Adam Neumann獲得的17億美元「黃金降落傘」補償相比可謂微不足道,儘管有報導指這位前CEO對公司財務管理不善,並經常作出失常行為。

此外,遣散協議條款還要求被裁員工簽字放棄就工作場所問題起訴公司的權利,並同意一項非競爭性條款。

這意味着離職的員工不能在一家與WeWork衆多業務有競爭的公司工作,時間長達6至12個月。

據估計該公司計劃作出涉及多達4,000個工作崗位的更大裁員決定,因此WeWork員工採取緊張觀望態度,普遍認為被裁員工應得到更好的待遇,尤其考慮到Neumann也獲得巨額賠償離開。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前Meetup員工向Recode表示:「WeWork很樂意兌現(Neumann的)股權並給他一筆鉅款支票,但像我這樣需要現金的員工卻沒有從我們的股權中獲得任何價值。」

這位匿名的前Meetup員工說:「他們形容裁員補償方案是慷慨之舉,這有點侮辱人。」他補充指,他們被告知不要討論裁員條款,並且WeWork正在『監視』員工,如果有人透露細節,它將採取「攻擊性行動」。

這位前Meetup員工表示,人力資源部門反覆告訴被解僱的員工,他們得到的遣散費已經是公司的「慷慨表現」,並要求被解僱的員工在11月19日前簽署遣散協議,否則什麼都拿不到。

這名前僱員說:「非競爭性協議意味着什麼?難道我們不能在學校、共享生活設施、健身室和科技公司工作嗎?這覆蓋面太廣了。」

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管理和勞資關係教授Rebecca Givan說:「WeWork的問題在於,其CEO實質上是在進行一場騙局,而且他帶着鉅款離職,這讓公司所有的員工都受到傷害。」

本文部分內容首載於recode網站。

The first Managing Mental Health & Wellbeing in the Workplace online course will be launched in December.
Register your interest for the course at the introductory price of SGD199.

Read More News

Tre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