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 Resources

Toggle

Article

華為將憑人力資源而非技術擊敗特朗普

The first Managing Mental Health & Wellbeing in the Workplace online course will be launched in December.
Register your interest for the course at the introductory price of SGD199.

READ IN ENGLISH

本文由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投資學系教授Jeffrey Towson撰寫

美國總統特朗普將華為列入實體名單,對該品牌來說是一個不應低估的沉重打擊。如此突然被禁止使用美國技術,令華為這家跨國公司舉步維艱。但值得讚揚的是,華為並沒有被打敗,雖然受到重創,但仍然堅持下來。

我不太確定美國政府期望該禁令會帶來什麼效果。阻止華為在國際市場的增長?將5G市場份額轉給愛立信和諾基亞?削弱該公司?只是宣揚原則?

我認為他們確實不了解華為。

美國政府限制華為取得技術(以及進入某些國外市場),短期內的確可能會對其造成傷害,但在缺乏競爭對手的情況下,長遠來說對華為的影響不會太大,因為華為從根本上不是一家技術公司,而是一家人力資源公司。

華為的主要資源就是其員工。

而該公司的主要優勢是其激勵員工的人力資源策略。

與大多數以工程為基礎的企業一樣,華為只有一種真正資源,那就是其員工的集體智慧,這種資源創造出產品並將其出售給顧客。隨著技術瞬息萬變,他們必須不斷創造和改造產品,從而創造和改造公司的價值。華為的主要優勢,是其為19萬以上員工創造、評估和分配價值而開發的系統。一切在於人力資源策略。

正如華為行政總裁任正非所言:「物質資源終會枯竭,唯有文化才能生生不息。華為沒有可以依存的自然資源,唯有在人的頭腦中挖掘出大油田、大森林、大煤礦。能夠創造價值的資源是人力資源。」

美國資本家(正如我)常說股東是對公司擁有最終決定權的持份者,例如巴菲特(Warren Buffett)將企業產生的自由現金流稱為「公司擁有者的收入」。我們通常將債券和股票持有人視為企業的擁有者,亦可以將通過稅收獲取部分現金流的政府視為另一類擁有者。

如果向歐洲企業問到公司經濟價值的分配情況,可能會聽到關於多個持份者的討論,例如員工、公司擁有者和社區,甚至可能會聽到有人談論三重損益表(是一個非常壞的主意)。

但在華為,只會聽到員工是唯一的持份者,貢獻最大的現職員工是最重要,股東、投資者、退休員工、甚至創辦人遠遠不及其重要。

請留意這與其他以工程為基礎的大型企業(例如通用汽車和Bosch)的分別,這些公司將大部分價值分配入固定薪金(不論貢獻)和退休後福利(即不是現職員工)。華為不僅重視這一群體,更對員工採取任人唯賢的營運方針。

我認為華為的營運模式,類似於3G資本對消費者公司(如百威啤酒和漢堡王)所採取的方式,他們在知識型業務中大規模建立「精英主義與夥伴關係」,當中有很多擁有者,並根據各自的表現晉升和降級。華為的主要資源是集體智慧,而主要優勢是其人力資源策略,而非技術。

華為在激勵頂尖員工方面表現出色

華為的最大原則,是貢獻最大的現職員工應獲得絕大部分的已有經濟價值,這很合理。如果人才是華為的主要資源,這些人才就是創造價值的團隊,因此招募和激勵這支團隊是首要任務。而且華為不只希望激勵他們,更希望他們能夠全心投入、「全力以赴」為公司作出貢獻。

實際上這很複雜。華為是一家大公司,每位員工身處不同的生活和職業階段,如何讓現職員工、高級員工和新加入員工「全力以赴」為顧客、從而為企業創造價值?

我這個局外人認為,華為主力激勵團隊和團隊經理。高績效的團隊和積極進取的管理人員是推動華為向前發展的動力,這些員工主要集中在銷售、市場推廣和研發部門,他們為顧客和企業作出最大的貢獻。首先激勵最重要的團隊和部門,然後擴大規模, 我認為這樣做很合理。

這重回本文的重點。美國的技術禁令如何影響這一切?它對激勵19萬以上員工不斷改造公司並確保公司生存的人力資源系統有何影響?

從長遠來看是沒有影響。

Jeffrey Towson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投資學系教授

https://jefftowson.com/


本文是摘錄。全文請點擊此處

Human Resources magazine and the HR Bulletin daily email newsletter:
Asia's only regional HR print and digital media brand.
Register for your FREE subscription now »

Read More News

Tre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