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Free email newsletter

Human Resources

Toggle

Article

Communication

跨越語言障礙

Human Resources magazine and the HR Bulletin daily email newsletter:
Asia's only regional HR print and digital media brand.
Register for your FREE subscription now »

READ IN ENGLISH

何謂好的溝通者?其中一項明顯條件是語文能力。用相同的語言傳達想法絕對容易得多,尤其是在職場上。

在俄羅斯鄉郊點一杯飲料,可以用身體語言來表達;但與市場推廣部門主管討論一件新產品時,就必須通過語言文字來溝通。

因此,許多招聘廣告都列出對語文能力的要求。僱主傾向聘請能夠清晰表達自己及細心聆聽別人的人,然而問題在於,在香港這類日益國際化的雙語城市中,僱員到底需要精通哪一種語言呢?

中文和英文都是香港的官方語言,是否代表所有員工都必須操流利的中英文?僱主要求聘請能說中文的求職者,到底是基於業務的具體需求,還是單純因為較容易溝通、習慣使然、甚至是因為對未知的恐懼?企業一律摒棄非華語求職者,會否因此錯失人才?

關注香港少數族裔居民及其家庭的非牟利機構香港融樂會推廣幹事Kayla Tam表示,他們的確因此而錯過人才。

Tam解釋說:「一個人的語文能力只是其能力的一部分。」

「我們認識許多擁有優秀學業成績、工作態度、人際、組織及管理技能的人,卻因為中文能力欠佳而在求職路上遇到巨大困難。」

該組織去年發表一份報告,顯示網上刊登的大部分較高技術職位都不適合非華語人士。香港招聘網站刊登的1,500個招聘廣告中,只有19%的職位是適合不懂讀寫中文,以及不懂說廣東話和/或普通話的求職者。

香港有89.5%的人口是以廣東話為母語,因此出現上述情況似乎不足為奇,但有人質疑語文能力要求背後的動機,以及憂慮其對香港國際商業中心地位的影響。

Tam指做法是「全中文要求」,並認為不需要所有求職者都擁有完美的中文能力,因為實際上不同職位對語文能力的要求不盡相同。

她補充表示,僱主設立的語言障礙,可能會限制了有能力的非華語居民的職業選擇。

「有些甚至可能會決定離開香港,前往可以找到更多職業發展機會的國家。」

一般來說,香港的非華語人士較少機會受聘中低層職位,人力資源招聘公司Elliott Scott HR副總監Doris Lam表示同意。

「但每個行業的情況不同。」她說:「例如許多律師事務所或金融機構通常對中文能力沒有特定要求。」

至於那些要求具備中文能力的公司,她承認有些似乎是沒有明確的理由。

她說:「有些情況下,我們認為語文能力對相應職位來說並非必須。」

尤其是管理層職位,她經常要求公司釐清其職位要求。

「有時甚至發現他們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但我們提出之後,要求可能會稍為放寬。」

Lam表示,視乎不同行業,不諳中文的人可能需要較長時間才能找到工作,但整體而言,她認為香港對聘用國際人才沒有限制,而且從招聘角度來看不會是重大問題。

即使有嚴格的語文能力要求,她仍可以找到合適的人選。

「但如果沒有嚴格語文能力要求的話,企業可能突然會有五至十位候選人可供選擇。通過放寬語文能力要求,企業可以吸引更多元化的人才。」

永明金融亞洲區企業及人才發展負責人Debbie Mannas正視這個未被發掘的人才庫為機遇,她認為招聘經理提出看似不必要的語文能力要求,是由於他們對未知的恐懼。

她說:「人們有時可能會用語文能力來掩飾他們對多元化的恐懼。」

「尋找中低層職位的外籍人才,往往會因為中文能力明顯欠佳而被拒絕。」

「但即使一位不同族裔的人士跟其他香港人一樣,在香港長大、入讀本地學校、能操流利廣東話及具有一定英語水平,問題亦會突然變成他們的英文不夠好。」

Mannas認為,要求求職者能操流利中英文的公司,其最終聘請的僱員或者能夠同時操兩種語言,但不一定是一位好的溝通者,亦未必是一位具有卓越能力的頂尖人才。

有些公司或者在招聘時(潛意識中)存在偏見,但其他公司對中文能力的要求是由於公司文化。

Lam說:「以本地鞋類公司為例,無論是甚麼職級,都不會找一個不懂說中文的人。」

她補充指,這並不表示聘請非華語人士對這類公司沒有益處。

「如果他們聘請一位美國設計師,可能會為公司的文化帶來寶貴的貢獻。」

對非本地人士來說,中文是一種非常難學的語言,既想全體員工能說本地語言,又希望引進更多國際經驗及觀點的企業該如何是好?

Lam建議可考慮聘請澳洲藉華裔或加拿大藉華裔背景的人士,他們既可帶來國際經驗及思維,又能符合語文能力要求。

或者,企業可視之為多元化人才招聘配額。

Lam說:「你可以說:『由於業務需求,我需要至少十名能說廣東話的團隊成員,但除此之外,我們可以尋找無須具備中文能力的人才。』」

隨著全球化帶來更多國際人才,現時該根據工作的個別需求來評估語文能力要求,就像評估其他技能一樣。

香港語言學校Impact Language經理Jay Templeton表示,要謹記並不是很多第二語言學習者都能在聽、寫、讀、說四方面達到專業水平。

Templeton認為:「四方面的表現不一定成正比。」

「例如,只要員工閱讀及口語能力較高,寫作能力較差亦可接受。」

Templeton表示,僱主要考慮到底這四方面語文能力中哪一項是最重要,以及員工會在甚麼情況下需要使用這種語言。

「你可能需要制定最低語文能力要求,然後逐步提升,語言圓桌量表(ILR)或歐洲語言能力分級架構(CEFR)或者是一個很好的起點。」

Lam表示,人力資源與業務部門之間,需要進行很多內部教育。

「人力資源的角色就是要挑戰公司,並指出『你不認識這個人或他們的技能,即使他們不符合語文能力要求,為何不能考慮聘用他們?』」

Mannas補充說:「有沒有想過,如果說同一種語言是如此重要,為何這麼多說相同母語的人都不能夠完全相互理解。」

她總結說:「這並非指語文不重要,如果這是一項關鍵業務需求,那麼語文很重要,只是不要因為它而忽略其他更重要的技能。」

Human Resources magazine and the HR Bulletin daily email newsletter:
Asia's only regional HR print and digital media brand.
Register for your FREE subscription now »

Read More News

Trending